巴西国宝级作家若热·亚马多与中国有着多年情缘。早在上世纪50年代初,亚马多的三部小说《无边的土地》、《黄金果的土地》、《饥饿的道路》被引进中国,让中国读者窥探到遥远陌生的巴西文化。

亚马多生于1912年8月10日,逝世于2001年8月6日,一生曾三次来到中国。在回忆录中,他曾记录下关于小说《弗洛尔和她的两个丈夫》的中文译本(范维信翻译)的看法。他说:“这两本译本我都非常喜欢。英文版本的历史感更重,而中文版则更为浪漫。”

他的爱人泽莉亚的《冬天的花园》这本回忆录中,记下了她和亚马多的一次从东欧,经苏联再到中国的旅行。书中提到,他们来到中国,在作家大会上与郭沫若、茅盾、艾青相识。那年,亚马多获得“加强国际和平”斯大林国际奖金,中国政府向他赠送了齐白石大师的代表作《和平》。亚马多最敬爱的画家就是齐白石,他自己还又买了他的一幅作品。泽莉亚在书中提到:后来我们又邀请齐白石来酒店共进午餐,他准时出现在餐厅,穿了一件灰色的长中山装,手捋长须,高贵的大师气质让我印象深刻。

亚马多18岁便发表了处女作《狂欢节之国》。他被称为“百万书翁”,一生创作了20余部中长篇小说,还有诗歌、传记、剧本等。他的作品被翻译成49种文字在55个国家出版,许多曾被拍成电影。有人说,他的小说能让你读懂巴西人,因为他是“人民的作家”。

《未来之国》的译者樊星曾解读:“作为曾经最畅销的作家,亚马多在巴西文学评论界一直饱受争议。赞扬者称他的作品最大限度地反映了巴西现实,笔下人物丰富生动,充满生活气息;批评者则认为其创作肤浅冗长,人物过于脸谱化,情节描写也常常重复。

不仅如此,亚马多小说中鲜明的政治倾向也一直是各阵营争论的焦点。对于评论界的各种评价,亚马多通常并不在乎,甚至坦言自己的作品缺乏“深刻”的内涵,并自视为一名不太具有想象力的作家。但是,无论评论界还是亚马多本人,都非常强调其虚构作品与社会历史的紧密联系。

从发表处女作《狂欢节的国度》开始,亚马多的名字就一直与“见证”、“纪录”、“现实”等词汇联系在一起。在第二本小说《可可》的题记中,这名巴伊亚小说家更是直接表明自己对真实的追求:“我力图在这本书中,用最低限度的文学性与最高限度的真实性,来讲述巴西巴伊亚州南部可可庄园工人的生活。”

可以说,无论是其早期作品《儒比阿巴》(中译《拳王的觉醒》)还是后期的《弗洛尔和她的两个丈夫》,亚马多的文学创作都根植于巴伊亚州的历史与传统,在展现地方风俗的同时针砭时弊,在真实的社会背景中进行创作。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