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萧山一网友遛娃时路过了一条田间小道,无意间发现沿途的电线杆上印着这些似曾相识的字样。

“木老老”“后事体”“招呱唧”“得为子”……你知道这些词都是什么意思吗?有没有一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

近日,萧山一网友遛娃时路过了一条田间小道,无意间发现沿途的电线杆上印着这些似曾相识的字样,照本宣科一念——“哎哟,这不正是我们萧山的方言嘛!”

于是拍下照片发上了网,“乡音无改”很快掀起了萧山网友的热烈讨论和点赞——

萧山区靖江街道光明村!为此,我们专程实地打卡,发现田间村道、家前屋后,这样的电线杆在村里还真不少。

曾经,光明村的电线杆上满是坑坑洼洼的“牛皮癣”,旧的上面贴新的,屡禁不止,纸片间隙还被写上了各种广告电话,连村民家的围墙和大门也未能幸免,不仅破坏了村庄景观的整体面貌,也影响了村民们的居住感受。

村里的电线杆数量多、分布广,有没有一个办法,既可以保证电线杆的美观度,又能利用它的特点,赋予它新的作用呢?

“按我们村当时的状况,大规模地‘上改下’显然是不切实际的,就算要开展,也需要很长的时间,所以只能想办法改造电线杆。”光明村党总支副书记陆林回忆道,后来村里集思广益,一致同意在电线杆上印萧山方言,美化且帮助孩子们传承萧山方言。

就这样,村里的电线杆摇身一变,成了萧山话“普及大使”:简单的普通话读音配上萧山话的发音,再加上释义,印在电线杆上,趣味易懂。

“比如木老老,在萧山话里是很多的意思;比如‘招呱唧’,萧山话里是挠痒痒的意思,我们选择了比较幽默的拟声词呱唧来指代痒的发音。”陆林说。

“现在很多小辈萧山话都不会说,只会说普通话。我孙子就是,学校里只教普通话的,在家里我们说萧山话的时候,他听都听不懂。”村民俞大姐对此赞不绝口:“要我说,萧山人怎么能不会说萧山话。现在好了,电线杆上就印着萧山话,上小学的孙子也看得懂,说起来有模有样,蛮滑稽嘞。”

除了会“说”方言的电线杆,光明村里还有沙地文化特色鲜明的雕塑、源自曹娥救父典故的孝女湖、贯通村中南北的初心长廊等各种文化景观,令人目不暇接。

高傲的孔雀在院子里散步、温顺的梅花鹿倚在篱笆门旁、慵懒的羊驼窝在室内打盹……光明村的“动物园”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品种少说有七八种,而且还是免费开放的,真可谓是家门口的“遛娃圣地”了。

在参观动物园的过程中,就有好几位家长带着孩子来玩,他们有的忙着和孔雀合影,有的拿着胡萝卜喂马驹,玩得不亦乐乎。

“村里办了这个动物园真是太好了,再也不用开车老远赶到野生动物园去‘人挤人’了。虽然小一点,但动物品种也不少了,孩子经常催着我带她来呢!”年轻妈妈张女士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