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了一位女士,点一碗清汤拉面,28岁的马大哥起身揉面。将油抹一点在手上,好把面条的劲道拉出来,揉成一团,沾上面粉再拉,几个来回就把面拉成纤细的一把,下好,收2元,整个过程不足两分钟。又来了一位小伙子,要一碗牛肉刀削面,马大哥取出另一块面,揉几下用一根筷子撑住,用白铁皮做成的瓦片似的刀开始削面,面从1米外箭一般地飞向滚沸的汤锅,很快又浮上来,起锅浇卤撒上牛肉和香菜,收4元。

问马大哥回家过年吗?他说不了,他们都是,今年的开斋节是在宁夏老家过的。如果春节回去,来回一趟光路费都要七八百元钱。马大哥说,近来客人总是零零落落地来,到晚上9点多还有人来吃面,想到明天6点又要起床忙早饭,他们几个心里就有点儿急。夜深了,再来到小店时,他们已经关灯就寝,“兰州牛肉拉面”的招牌还在晚风中飘荡着。婉愉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