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莫斯科的卢日尼基球场,约翰特里就是这么一位。赛后,切尔西球迷给他的评价是:真正的男人,伟大的队长。

金灿灿的奖牌,一面是曼联的圆满,另一面,则是切尔西的悲情。人生的阴晴圆缺,在弗格森的鹤发童颜,更在特里的铁汉柔情中,得到了体现。

这是特里第一次站上冠军杯决赛的场地。为了这一天,他忍受了四年中三度在半决赛遭淘汰的延绵之痛。看着他在门前一夫当关,我们差点忘了,他曾与这场决赛离得很远。

联赛最后一轮,切尔西被博尔顿逼平,特里肘部脱臼。大家担心他会错过莫斯科之旅,结果,仅仅三天,他就回到了训练场。

“当你和队友们在一起,你不会感到疼。你的肾上腺素在上升,战斗将继续下去。”特里是这么解释的。肘部脱臼,怎么可能阻挡他的战斗欲望。一年前的联赛杯决赛,即使被阿森纳的迪亚比踢得当场晕厥,被送上急救车,特里也顽强地回到了加的夫千年球场,和队友们一起捧起奖杯。

有人说伤痛无法击败他,他回答,“不是这样,事实是,一打上比赛,我就能忘记伤痛。”决赛出场的几率,特里也回答得很干脆:“把手臂安上去,我就能踢了。”

离开伦敦前,有人看到,特里带着受伤的手臂,在后花园与孩子玩蹦床。“这天是家庭日,我当然得陪他们玩,这种机会一直很少。”然后,他提到了决赛,“只要腿没有断,我一定会在场上。”

他做了他能做的一切,用两条抽筋的腿支撑到了最后,在空门前完成了一次不可思议的解围,揽过了最后一轮罚点球的重担。现在,他肉体上的伤痛被惊醒,但这不是全部,精神上的伤痛,变本加厉落到他的心上,这名伟大的队长,这位真正的男人,带头承载起决赛失利带来的新的伤痛,即使这与过去的叠在一起,变得更加不堪重负,更加撕心裂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