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银行是美洲最大的发展银行,也是为巴西生产企业提供长期金融服务的主要机构,主要服务工业领域和基础设施建设领域。

Luciano担当了6月11日题为“日益紧密的中巴关系”分论坛主持人。Luciano表示,中国和巴西作为东西方两个最大的新兴经济体,将会在未来引领世界经济。

他告诉本报记者,巴西与中国合作的道路依然漫长。作为巴西国家经济社会发展银行的行长,他在身体力行地参与同中国金融机构的合作。巴西国家经济社会发展银行同中国国家开发银行促成了多项中巴相互间的投资往来。

Luciano表示,中国和巴西之间的金融体系合作不但可以并行,同时还有更多的值得探讨的合作空间。在下周即将召开的“金砖四国”首脑峰会之上,加强新兴市场间的经济金融合作便是最主要的议题。

Luciano认为金砖四国峰会将会为新兴市场国家提供新的对话平台。同时他表示,中国和巴西两个国家在未来的合作之路呈现出比较明显的三大趋势:巴西丰富的自然资源会重新划分全球资源政治格局,中国和巴西未来会成为全球的工业基地,中国和巴西在全球范围内的金融合作会更加紧密。

Luciano:使用两国本币结算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因为交易中各厂商需要时间去习惯使用人民币和巴西雷亚尔结算。

目前评价本币结算的效果还不合适,毕竟开始实施的时间有限。我个人认为新兴国家经济体的币值在未来会有所上升,而从目前来看,美元的价值显然被高估。

《21世纪》: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此前提出创造一种与主权国家脱钩、并能保持币值长期稳定的国际储备货币,在国际储备中扩大“特别提款权”(SDR)的用途。在你来看,SDR在全球的可操作性是否具备?在全球范围内使用是否可能?

Luciano:我认为这是可能的。但我们也要主要到,这个过程是渐进式的,并非能够一蹴而就。问题是在真正的操作过程中,这将会带来美元的贬值,这并不利于中国外汇储备的保值。在实践层面也存在着一些困难,因为美元作为世界广泛使用的结算交易货币, 影响甚广,一下子改变它的地位并非易事。

《21世纪》:你提到巴西是“金砖四国”当中甚至是新兴经济体中拥有最好金融系统的国家,我该如何理解这一最好?

Luciano:我并没说巴西的金融系统最好,我指的是巴西金融系统是一个安全的、监管有效的系统。这可能成为中国大量外汇储备投资的渠道,虽然不一定是主要的渠道,但毫无疑问会成为渠道之一。

《21世纪》:中巴双方为什么迫切需要金融合作?目前巴西国家经济社会发展银行同中国哪些金融机构展开合作?

Luciano:巴西尽管在很多产品上拥有竞争力,但我们也要看到,中国与巴西的经济也存在着较强的互补性。

目前的趋势是,中国公司逐步开始国际化的发展道路,巴西的大公司也步入到了这个阶段。中国和巴西将是两个巨大的市场,意味着许多投资机会。

从现在来看,中巴政治上开展战略伙伴关系,而众多的投资机会必然需要金融业的支持,因此中巴两国在金融方面的合作是未来一个重要议程。

巴西国家经济社会发展银行已经同包括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在内的众多银行开展合作,中国银行已经在巴西设立了分行,这都确保我们在未来的合作是线世纪》:此行来中国,是否有新的合作?

Luciano:中国金融机构正非常积极地同我们在接触,今天(6月11日)下午我与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同仁开了一次会议,中国同仁很友好地接受了一个议程,7月他们将到访巴西,寻找更为积极的合作。

Luciano:双方将更加深入地合作,寻求更多的信息共享,寻找到潜在的合作机会。目前许多大银行似乎还没有意识到,不久以后中国和巴西也将在未来的金融行业发挥主导作用。

《21世纪》:金砖四国峰会召开在即,作为新兴市场国家的代表,以前的繁荣基于发达国家的消费模式,尽管现在全球呈现经济触底反弹的形势,但发达国家依然消费不旺,你认为新兴市场国家,特别是中国和巴西的经济繁荣能否持续?

Luciano:中巴是四国中最活跃的两个成员。中国是制造业大国, 并逐步开始提高产品质量,向创新知识型产业发展。巴西制造业也比较先进,但也同样处于这样一个产业提升的过程。发达国家最终也将恢复,但未来的世界市场版图会很不一样, 亚洲和拉美市场巨大的潜力辅以产业转型应对目前的危机,我相信未来的繁荣依然能够持续。

《21世纪》:中国和巴西之间的贸易结构存在着严重的不平衡,巴西向中国出口的多为初级产品,进口的多为机械设备等,卢拉总统访华期间希望改变这种贸易格局,在你来看,这将如何实现?

Luciano:我们希望以后巴西出口到中国的产品除了铁矿石、大豆,还应当包括造纸设备、橙汁、乙醇、机械设备、发电设备。同时巴西的服务业也可以延伸到中国。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